周恩来贴身卫士忆总理:言传身教拒收礼 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

发布时间:2016-03-16 23:06:02 来源:本站编辑 浏览次数:


今年是周恩来总理逝世40周年,采访了周恩来卫士、中央警卫局原副局长高振普少将,通过追忆与总理生前的点滴故事,表达对周总理的深切怀念,重温周恩来为党为国为人民鞠躬尽瘁、死而后已的崇高精神。


周总理言传身教拒收礼品

您在周总理身边呆了很长时间,总理平常对身边人要求最高的事情是什么?

高振普:外出不能接受礼品和买土特产,不光总理不接受,工作人员也不能接受对方的送礼,在这方面的要求是相当严格的。后来各地都了解了总理的习惯和规定,也就没有人敢送东西了。
有一年,一个同志出差到云南,当地让这个同志带了一箱芒果回来。送来以后,我们跟邓大姐报告,邓大姐问总理知不知道,我说不知道。邓大姐便叫我们把那个同志请回来,说总理不接受这个礼品,但因为是水果,退回去就烂了,浪费。然后交给我们一百块钱,让把钱给当地寄回去。当年一百块钱的水果可以买好多箱,我记得一箱水果也就十六块钱。我问为什么要寄一百块钱呢?她说是为了让地方上重视这个事,用这个办法教育送礼的干部。所以,我们也从中受到了教育。总理夫妇的这种身行言教,对我们来说是潜移默化,也是根深蒂固的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 周恩来游颐和园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总理总是严于律己,时刻不降低自我约束。比如他在北京看戏,一定要买票,逛公园自己也要买票,到北京饭店刮个胡子也要交钱,甚至他坐的汽车,都规定了是因私还是因公,因私要自己交车费,他都让司机记下公里数,过后来付款。
总理平时也很艰苦朴素。出国时一般会有出国费用,但总理不让拿,吃饭和买东西钱都自己出,不让公家花钱。另外,出国还有点外汇待遇,当时十块钱人民币大概能换三块多美金,总理也是严格按照每月每人能兑换的额度和规定来执行。像这种生活方面的细节很多很多。


周恩来总理卫士高振普与周总理蜡像合影

总理在生活中是一个随和的人吗?

高振普:当然。在日常接触中,周总理是一位很善良的老人。总理和邓大姐对我们身边的工作人员都很呵护,在生活上爱护我们,但在学习工作上绝对是严格要求。我们跟总理和邓大姐在一起朝夕相处,长期下来,大家都像是一家人,不分彼此。我在调到总理身边工作之前,其实还蛮紧张的,觉得总理要求很严格。我平时比较爱说话,后来大家相处得很融洽。但如果你犯错了,总理还是会严格批评的。
1965年总理办公室改成值班室后,就减少了秘书人数,有一位负责俄文翻译的秘书就到驻苏联大使馆当中国参赞去了。他回国时从苏联买了盒巧克力,因为觉得大家都是家里人就送给了总理。结果后来不但被退了回去总理还批评了他,规定不允许送礼就谁都不行。这个习惯不光总理在的时候保持,总理去世后邓大姐仍然坚持着。
在西花厅这个大家庭里,我们生活得很愉快,大家都相处得很融洽,同事之间到现在都很怀念周总理。每到纪念日,都很自然的到周恩来纪念馆、纪念室去聚一聚。

周恩来邓颖超夫妇

总理夫妇相濡以沫、志同道合

您的作品《周恩来卫士回忆录》真情涌动、温情脉脉。您在书中有提到邓大姐写给总理 “情书”的这段故事。在您眼中,周恩来和邓颖超的爱情是怎样的?

高振普:两位老人在天津一直搞爱国运动,直到1925年结婚,婚后也一直为了革命没要孩子。他们关心孩子,喜欢孩子,这是大家都知道的,很多革命先辈的后代都受到过他们的关怀和照顾。但他们为了革命事业放弃了自己的小家庭。
他们两人相互关心、爱护着对方。比如总理感冒了,邓大姐想去看他,总理说不要过来,不然会把感冒传染给你。邓大姐生病了也是如此,总理要到她屋去,邓大姐说不要进来,生病影响了工作怎么办。所以他们两个人一切事情都是以革命工作为第一考量的。另外,总理的亲属比较多,邓大姐在长春有一个远房侄子,但很少来往,邓大姐就把自己的精力都放在照顾总理亲属上,包括总理亲属家里的矛盾、困难,什么事情都是她亲自处理和关照,处理完后跟总理讲,让总理也知道,这样能让总理一心一意的工作,少一些分担。
总理在法国勤工俭学的时候,两个人书信来往、情感表露也不少。应该说,两个人自始至终都相亲相爱、互相关心、互相爱护,很志同道合,他们俨然是模范夫妻的表率。


参加日内瓦会议时的周总理,气宇轩昂,风度翩翩

注重生活细节 不穿打褶衣服

您觉得周总理的风采最能体现在什么方面?

高振普:总理很注意国家形象,比较注意生活上的细节。他代表着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,所以自然要表现出应有的风度和气度。我们作为警卫卫士,也为周总理做一些服务性工作,他的衣服从来不会看到有打褶的地方,总理是不会穿带褶的衣服出去的,都是笔挺的。时间久了,我们卫士每天起来,首先就看总理衣服平不平整。不仅是外宾场合,就是一些大的活动,我们也要把总理装扮得很帅,他自己也很注意这些细节,着装一定要整齐有型。我们西花厅的人,夏天天气再热也穿长裤子,很少穿短裤到总理办公室,这是没有的。


英姿飒爽的周总理

工作到生命的最后一刻

您在周恩来身边经过十五个春秋,日日夜夜照料着总理的生活;伴随总理夫妇走完生命的最后岁月,亲手撒下周恩来和邓颖超的骨灰,可见您跟总理夫妇的情谊是非常深厚的。能否回忆一下最后跟总理告别时的心情?
 
高振普:其实我们开始的时候没以为总理的病会治不好,因为膀胱癌虽然是多发性,却是可以治愈的。但因为种种原因,总理的工作太忙,最后没有医治成功。总理一共住院587天,在这期间他会见外宾65次,找人谈话200多次,开会40多次,为了党和国家的一些重大事情,总理实际上在医院是八小时工作制,也就手术前后没有工作,虽然比在住院之前的工作量有所减少,但量也相当大,不能全神贯注的治疗,所以总理的病情越治越重。当时协和医院也有三位情况相同的病人,医生和用药都和总理是一样的,那三位患者最后都治愈了。
再有就是跟心情也有关系。当时四人帮不断干扰总理的工作,对总理的伤害和心情影响也很大。
虽然看着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但对于总理去世我还是感到非常突然,虽然已经瘦得皮包骨头,但就是觉得不能接受。我们陪总理在医院,几个月都很少回家,平时也住在医院里,一直陪伴着他。看到总理没有抢救过来,心情实在压抑得太厉害,总觉得释放不出对总理的留恋之情。当中央领导们来和总理告别完后,我一下子就扑到总理的病床边放声大哭。

1975年1月,周恩来在第四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上抱病作《政府工作报告》

总理去世后,我们根本吃不下饭,从1月8日去世到15日追悼会结束,我大概瘦了10公斤。后来给总理撒骨灰时,很难用语言表达,心情太复杂了,特别是撒到最后一包骨灰的时候,总想着以往跟总理在一起的一幕幕情景,久久难以平复。我对总理的感情实在是太深了。
我退休已经17年,一直致力于宣传老一代革命家思想作风和优良传统的事情。人们对总理的爱一直都在,即使是80后、90后的年轻一代,也依然对周总理及老一辈革命家们怀着深深的敬意和爱戴。